中国站在南极种菜,蹭吃蹭网的俄罗斯站这么礼尚往来…...
2020-05-12 来 源:摘自网络


距离中国首次登上南极冰盖之巅已经过去15年,除了瞩目的科考成就,在@央视网青年 11日发布的《飏声》演讲节目中,昆仑站副站长王焘介绍了一番“科考管家”们的日常。


发挥民族优势在南极种菜,引得俄罗斯站队员前来蹭吃蹭网,再到礼尚往来被请去俄罗斯站洗桑拿……虽是在廖无人烟的冰天雪地里,中国科考队员们苦中作乐,和他国队员处得倒也蛮欢脱。

卸个几千吨货,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天气里盖房子,躺在雪地上几个小时维修车辆,两个多月洗不了澡,五百多天回不了家,还不能离企鹅五米之内……

这是王焘对自己在中国南极科考队8年工作的总结,他是一名后勤保障机械师,也是中国首个南极科考站昆仑站的副站长,专门负责科考队的工作生活后勤保障。

由于“持家”有术,人送美名“南极男管家”。

经历过掉进冰裂隙差点“身残志坚”,也感受过被狂风轰到半边脸失去知觉,王焘对于让队员注意保暖这事特有执念。

这也让队内传颂着一句名言“有一种冷,不是我妈觉得我冷,是王焘觉得我冷。”

就像外国人觉得中国人人手一只滚滚一样,广大网友也相信科考队员人手一只企鹅。但王焘却说自己最怕的一句话就是“企鹅来了”,在线辟谣。

由于《南极条约》规定不允许人类主动接触包括企鹅在内的所有野生动物,因此就算是企鹅成群结队拜访科考站甚至赖着不走,队员们也只能“远观不可亵玩”,等着这群小祖宗自行离开。

说起企鹅的“豪横”,王焘说起自己一次驾车冰面卸货工作时,突然面前30多只企鹅趴在冰面上排队滑翔而去,吓得他一脚踩下刹车,还默默地向后倒了几步。

所谓“强龙”压不过“地头鹅”大概就是如此吧。

而这些都只是一些稀疏平常,随着来到南极的日子越久,为了改善生活,王焘和队员们逐渐打开了新技能,甚至还和他国科考站发展出了一系列“万万没想到”的革命友情。

王焘最早来到南极的时候很痛苦,因为顿顿只能吃肉,没有蔬菜水果。

然而当他们发挥出中华民族“走到哪儿菜种到哪儿”的祖传技能后,队员们实现了“蔬菜自由”,中国科考站成为了全南极伙食最好的地方。

温室里的蔬菜24小时听着轻音乐,饿了加营养液,干了开加湿器。接连收成的黄瓜生菜,快把隔壁俄罗斯站馋哭了。

解决了伙食问题还不够,王焘还要关注队员们的心理健康。带着大家爬爬山拍极光银河,互相介绍家乡美食“云吃”八大菜系,但最有用的还是全面通网。

2017年,在中国科考站中山站的两公里范围之内,随时可以打电话并且24小时通网,极大地丰富了队员们的业余生活,缓解了思乡之情。

“极速冲浪”还把隔壁俄罗斯站的队员吸引来了,他们时不时地就开着个雪地车跑来和中国队员打打篮球,顺便蹭个网。礼尚往来,俄罗斯站也会邀请中国队员去他们那儿洗个桑拿。

中国站成了“中山站网络会所”,俄罗斯站则是“进步站桑拿中心”,都是一派“生意兴隆”,两国科考员就这么互相“扶持”着度过了漫长冬季。

当然这也只是玩笑话,各国考察站之间的相互拜访,相互沟通与帮助其实本身就是非常频繁的。

南极洲最重大的节日“仲冬节”,各国科考队参加中国“长城站”聚会

在地球上最寒冷的这个地方,各国科考员们的心却是火热的。中国科考队也因多次无条件救助他国科考队,被称为是“南极这个大家庭里最值得信赖的伙伴”。

王焘提起了一次救援行动:2013年12月25日,中国“雪龙号”执行考察任务时,接到了澳大利亚最高等级的海上求救电话,称俄罗斯船只绍卡利斯基院士号被困,52名船员急需救援。

营救失败后,雪龙号派出直升机来回六次将队员转移到澳大利亚科考船。船长随后发来感谢信息,并称赞中方的这次救援不光体现了人类航海中的互助精神,更体现了南极精神。

而更让王焘骄傲的是,自中国开展南极考察以来,在几代人的努力下,中国是目前唯一一个从未有人员牺牲的南极考察大国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vvvcd.com/view-17193-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