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中磊详解华谊新片单:电影赛道继续驰骋,有信心成为更好的公司
2020-09-26 来 源:摘自网络


《八佰》票房正朝着30亿狂奔,终于给华谊兄弟近3年的低谷期按下了终止键。

2017年年末,冯小刚导演的《芳华》和田羽生导演的《前任3》分别斩获14.2亿和19.4亿票房,高光之后,华谊兄弟连续三年缺席春节档,没能再制造出一部爆款片。

9月16日,华谊兄弟公布了最新的H计划片单,包含冯小刚、曹保平、周星驰、陆川等导演的新作。

9月17日,华谊兄弟CEO王中磊跟娱理工作室详细解析了这份片单,直面华谊兄弟在项目选择上的情怀与风险,复盘了他作为公司操盘者这5年来的决策与压力。

截图自微博
情怀与风险

娱理:华谊的影片很多是比较有情怀的甚至是任性的,2017年的时候采访您,当时的情况是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票房不如预期,您提到了大小年的概念,那今年的《八佰》其实从立项初期就可以说是有难度的,从公司运营层面,怎么应对这些风险?
王中磊:我觉得所有电影都会遭遇市场的风险,还有一些其他的,但是如果没有创新的精神或者是挑战题材,观众对电影的新鲜度会很快就过去,观众会很无情地离开影院。

你需要具备很好的判断力和市场控制能力,全成功没有,但是可能在某些方面会成功,像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,可能它在票房上并没有成功,甚至从财务报表上它是亏损的,但是出现了大家很认可的一个导演,这个电影你现在还能记得,但有些电影存续的意义会比较小。

因为疫情原因市场上有很多复映影片,拿我自己贡献出的两部影片来说,当年《十二生肖》一定是比《风声》票房高得多,但是你看复映的时候,《风声》的讨论度要远远比《十二生肖》高。

所以这也鼓励我华谊一直要有一定的冒险精神,当然会有纠结,压力也大,我觉得要充分学,一个是对于政策的研究,对于跟主管单位的沟通,另一个就是在题材创作的时候,既给创作者空间,也给他一些建议,来把平衡度掌握得好一些。

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《风声》海报

娱理:股吧上有股民提出“希望贵公司能抓住时代的主旋律,拍一些家国英雄情怀类的电影,不要再出现技术问题了”,董秘回复会转达这个意见。近两年很多家公司都在探索开发弘扬主旋律影片,而且票房成绩也不错。
王中磊:市场的经验可能都要参考,你也看到我们今年的片单当中也有这样类型的电影,像《铁道游击队1939》和《中国试飞师》其实都是以英雄人物来做背景,但是创作角度可以有各自的不同。我觉得既然股吧上观众这么说,就证明观众最起码在现有市场上对这种电影是有需求跟认可的,电影公司应该去拍摄,这样的电影不叫你全都拍,但是你得有这样的影片的创作角度。

图片自华谊兄弟年度片单

娱理:之前采访梁静,她说拍《八佰》做好了赔钱的准备。您作为电影人,可能愿意去支持这样值得拍的电影,但作为华谊兄弟老板,是必须要给公司赚钱的,面对这样投资大却做好赔钱准备的项目,您要怎么做选择?
王中磊:最年轻的时候其实更多的是靠热爱跟一股勇气去做,包括我们早期做《集结号》,那个时候可能票房冠军都只有1个亿,但是你花8000万去拍,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冲劲,现在这个东西还需要,但是也需要你对于这个行业的经验。

《八佰》投入那么大的预算,又是拍一个战争电影,而且严格来说我们不是拍了一个胜利的战争,大家传统都觉得胜利的战争可能更让人有认同感,我们讲的更多的是人,在这方面我们肯定会觉得投资风险很大。我对管虎把电影拍好没有太大的担心,但是怎么运营好、尽量不出现亏损,是需要我们做的,我一直认为我们运营上还是有能力的。

不求所有都能够做成,但要能平衡这个关系,比如说我们有《八佰》这样的电影做成了又盈利了,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这样的我们赔钱了,我们财务来拿整体的来均衡。为什么要推出片单?就是这个意思,我们不是一个独立制片公司,我们是一个制作公司,我们可能每年都要拍很多电影,把它的平衡关系做好。

以前我在公司的分工也不是特别管运营跟财务,更多是管创作,现在我的团队也越来越成熟了,比如财务团队会提醒我,不是老板怎么说就怎么样,你可以拍,但是能不能2021年拍,现在他们会帮我平衡很多创作上的事情。

《集结号》《八佰》海报

娱理:《八佰》的票房现在奔着30亿去了,选择这个档期,您最初对票房的预测是什么?
王中磊:说实话,30亿。因为去年准备上映的时候,我们做的预期也是按照30亿来做,但是今年要再达到30亿,可能就需要做非常多的一些不可预期的事情。

我觉得还是两个方面,一是电影本身确实具备一定的市场号召力,有情感的浓度和内容的浓度,二是观众对复映的需求还是很大的。

截至发稿前,《八佰》票房及微博电影大V推荐度
片单与导演

娱理:昨天华谊公布了最新的H计划片单,但似乎没有公布具体的档期。
王中磊:H计划前几季的时候,我们的特点是第一宣布片单,第二宣布档期,第三宣布导演主创阵容。因为这是对于行业来说非常重要的三个信息

这一次我们的方针还是围绕这个,只是我们把档期的事情隐下来,因为未来一年受疫情的影响,受其他一些非市场因素的影响,档期可能还会比较变化,现在票务平台捕捉信息很快,你宣布任何的时间,平台都会记录下来,所以我觉得如果没有很精确的时间,最好是不放档期。

娱理:十年前的市场是古装片的天下,华谊当年的《画皮》卖得很好,现在的票房榜前二十,除了《捉妖记》没有古装片了,《侍神令》这样的古装奇幻片要如何赢得观众?
王中磊:确实是一定的挑战,但是古装大片在市场上必不可少。我觉得就是因为原来太顺利了,所以大家可能在创作上没有一些新意,慢慢观众走开了。我现在很关注乌尔善的《封神三部曲》,看它能不能带来新的东西。

观众不排除任何类型,只要你能够吸引他打动他。现在都是新一波的观众了,可能会有题材、演员、导演上的取舍,但是唯一不可能改变的就是情感的力量。

就像我们拍《前任3》的时候,也有人说爱情喜剧是有有门槛的,天花板就3亿5亿,为什么你就卖了20亿,那就是因为情感上让90后95后甚至85后的观众感同身受,其实古装玄幻也是同样的,做电影的人就需要不断挑战,不能随大流,也要给自己一个引领的态度。

“前任系列”三部曲海报

娱理:田羽生导演的《前任3》卖了快20亿,您对他的新作《一条龙》是不是也充满了期待?
王中磊:前任系列之后他有了很好的观众基础,大家会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导演。他的年龄、阅历和对电影的理解也开始增长,演员的资源和合作的创作者的资源越来越丰富的时候,我也想尝试让他去换一些电影的类型,比如《一条龙》还有我们后面储备的两三个项目,未来他的项目比较偏写实的题材,但重要的是我需要他的那种年轻化的情感,还有他的语言的优势。

图片自华谊兄弟年度片单

娱理:周星驰导演的《美人鱼2》在华谊的财报上也存在了很久,这部电影的档期会如何安排?
王中磊:周星驰每次都会有一个特别突然的“惊喜”,这个片子我们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投资方,然后羽生导演也是联合导演之一,但是具体的档期可能还是需要周先生自己来确定,明年上映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,因为制作上基本已经结束了。

图片自华谊兄弟年度片单

娱理:冯小刚导演的《春天一岁》是喜剧片吗?
王中磊:算,但都不是以前那种喜剧,他们都在成长,看看能不能明年贺岁上映。《芳华》《只有芸知道》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都是他想自我表达的东西,反正我们会一直支持。


图片自华谊兄弟年度片单

娱理:曹保平导演的《涉过愤怒的海》跟他之前的现实主义作品相比有什么成长变化?
王中磊:保平导演一路以来还挺挑战的,他关注社会的一些特殊事件,但是能映射到整个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。这次他也是通过一个案件来表达社会上的一种存在,并不是根据一个真实案例改编,它是参考了社会上一些比较类似的案件,综合起来去拍摄的一个东西。


图片自华谊兄弟年度片单
动画与全球化

娱理:我们注意到这次片单上单独列出了动画板块和国际板块。
王中磊:这两个部分是比以前要补足的。我们大概三年半前组建华谊电影的动画部门,动画电影的拍摄时间太长,所以其实现在看到的未来片单项目都是三年前开始启动制作的。

还有华谊一直也在关注全球化的一些电影,未来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,一定会走上引进人才的路,我觉得让全球的优质电影人才能够对中国电影、中国故事和中国的电影工业操作方式越早了解越好,我们在做一个比较早的工作,也会是长期化的事情。

我们看到全球各个地区出来的优秀人才,多多多少都被好莱坞使用,我觉得好莱坞的吸引力可能就是它的工业基础和市场基础,其实中国的制作水准已经在全球非常领先了,更需要的是一个创作能力的补充。

图片自华谊兄弟年度片单,宋仲基、金泰梨主演的韩国影片《胜利号》

娱理:说到全球人才,我们也看到了《花木兰》这样的片子,用国外的团队来讲中国的故事,最后东方西方的观众都不太能接受,可能在中国市场大家还是需要一些更本土化的东西,所以国外人才到底要怎么用?
王中磊:《花木兰》我还没看,所以没有发言权,可能光是使用东方面孔的演员,不见得能够完成文化的一个结合,还是要有对两边的文化都能吃透的电影人。你看李安拍西方的电影,我们东方观众也看得懂,西方观众也觉得他诠释得很好,里面甚至还带了一点东方人的价值观和对一些东西的理解,就看起来很有趣,未来需要这样的创作人员,他们要特别用心地来了解他要拍的这部电影的真正的文化基础,慢慢来,我觉得没有那么快。

《花木兰》海报

娱理:华谊片单中的三部动画片都是外国导演,那我们也看到了像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这样的纯本土化动画获得了特别好的市场反响,彩条屋这个厂牌也立起来了,你怎么看待华谊动画电影的规划和定位?
王中磊:动画片的时间会很长,三年前我们组建团队的时候,还是用好莱坞的动画工业基础,然后用中国的故事或者比较偏东方的故事,来做这样一个组合。现在彩条屋是靠东方的创作人员加东方的故事来做的。我觉得这两个可能是市场的两个方向,它没有谁好谁不好,其实最终都是电影好不好。

但我倒是觉得通过《哪咤之魔童降世》的成功,给我们看到那条路,华谊未来的动画电影其实多了一条路。国内的文本国内的制作水平可能没有西方那么健全,因为它时间短,但是它在情感共鸣上肯定做得会更好一点,希望这样的创作可以有延续性,成为中国电影每一年必不可少的电影类型。

美国每一年的票房前十的电影当中,至少有两三部动画是电影,在中国如果每年都可以保持这样,而且都是由本土公司来创作,我觉得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。

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海报
档期与战术

娱理:您之前公开表示过未来华谊不会再缺席重大档期,今年春节档肯定是兵家必争之地,看了一下片单应该是《侍神令》来迎战?
王中磊:现在肯定从制作上我们做好了这样的一个计划,但是春节档现在的片子还不够明朗。我这次感受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国庆档期影片背后的公司都是成熟的公司,他们都有经历春节档和国庆档的经验。这两个档期有一个特别相同的地方,一是强片林立,二是档期集中,今年国庆档我觉得所有人变得比较理智和成熟,像《夺冠》提前五天上映,《急先锋》提前一天,原来大家都是一窝蜂同一天上映,连预售都要同一天,但现在大家很理智去调配开,其实是给资源做一个很好的匹配。



我觉得未来的春节档大家都有可能去做一些理性的排场的区分。

一是说不缺席大的档期,还有就是疫情之后,大家讨论比较多的就是影院电影跟互联网的体系怎么存在。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,院线电影越来越集中在头部电影,可能每一年的票房前10名的电影就占了大概60~70%的全年市场。

我觉得要跟互联网与时俱进,一些电影可能比较早的时候就要跟互联网进行充分交流,在窗口期上和上映的介质上面去做一些调整。

娱理:可不可以理解为未来华谊的一些非头部的电影,会更偏向于线上发行?
王中磊:我觉得这个需要看国内的几个互联网平台,是否做好准备来配合整个制作业。我们看到除了优爱腾,也有B站和短视频平台想涉足长视频的部分,但我感觉目前它们还都没有非常完整的战略,可能都是试验性的。

我觉得需要制片公司跟平台互相去制造这样一种市场氛围,光靠一家之力是很难的。华谊现在有跟这些视频平台进行交流,也帮他们出谋划策,做一些战略上的计划,这样给市场以信心。

王中磊旧照
资本与内容

娱理:您是在2016年从电影业务的掌舵者转为集团整体运营的操盘者,到今年正好5年了,请您总结一下这5年华谊兄弟整体的发展。
王中磊:这5年变化非常大,从公司来说,碰到了非常多的状况,整个资本市场的形式加上资本对于影视行业的评估的改变,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难。电影创作上面,这三年华谊也碰到了一个困难期和瓶颈期,我们没有办法持续生产优质的电影和各个档期结合,这是一个很大的压力。

在2016年为什么我会选择这样一个方式,是因为我们的财务状况跟资本状况太好了,那时候华谊的估值都到700亿了,有大量的资金可以让我们去把企业变大。我们700亿市值的时候,我们是70亿的贷款,杠杆是10%,这个放在100多亿的市值的时候就太高了,可是这个是真金白银,真的是你从银行拿来的钱。

还有一个就是可能所有上市公司都面临的一个问题,就是投资并购带来的减值。比如那时候我们是按照10倍的市盈率去买一家公司,为了扩充我的内容、扩充我的产业链,但这些可能是你要做商誉减值的,后面可能有些时候就要在账面上减掉很多业绩,这个对我们影响太大了。

我以后可能就不会用高市值去买公司,上市公司收并购会带来发展也会带来高风险,这条路没有了以后,去掉那一块所谓的泡沫以后,那我就回来在电影电视内容的本体上去发力。

这个是我5年的一个过程,但是其实我很开心,因为我最喜欢的还是做内容,现在可以让我有充足的精力跟时间来做这个事。

图片自华谊兄弟年度片单

娱理:在电影制作层面,连续三年缺席春节档是因为什么?
王中磊:就精力上不够,你没有特别专注在创作上做特别好的累积。当然现在我们重新来运作的话,其实华谊的底蕴,还有我们的存量还是非常好的,开发能力、制作能力跟发行能力都是非常优秀的。

娱理:在今年的财报里,以及董秘给股民的回复里都提到了,华谊兄弟看好粉丝经济的发展前景,这部分未来会有怎样的布局?
王中磊:华谊有一个部门是比较专注于新媒体,其实就是短视频跟粉丝这一部分,我们这样的公司参与进去以后,能够把他们的水准或者是专业度稍微提高一些。这些平台在做数据调查的时候,发现它们的活跃用户其实已经不满足于现在提供的内容了,可能需要3分钟有质量的内容,我们已经准备了很多的量,大概今年年底就开始会在这些 MCN和平台上做很多这样的短视频内容,这个必须要做,因为未来这个肯定是整个视频载体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
娱理:您年初在给员工的一封信里也反思了,战线过长、投入过大、公司负担过重。
王中磊:这个东西其实跟团队和员工是没有关系的,因为这些都是决策,决策层你也不能抱怨,因为是你自己做的决策。当然这是因为刚才我说的那些背景造成的,现在你不是一个独立制片公司,你就看好这部片子就行了,你整个的企业运营要看很多的情况,尤其是现在的市场环境、国际环境、政治环境加上疫情,你要做好规划。我有信心让华谊成为一家更好的公司。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vvvcd.com/view-31107-1.html